欢迎访问:888米奇第四色在线av-最新奇米第四色AV在线-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沉欲之秀美含蓄的妻】(12)

 字数:5675
              (十二)
 
  很久没写题外了:本文一开始只想写一篇几千字的习作,所以最初的名字叫 《记妻的第一次3P》,后来觉得有必要扩展,竟一直断续到现在。连我自己也 喜欢上了影,W母亲和小如,所以我一点都不奇怪,有狼友说不喜欢再引入除W, 二伯及「我」之外的人。可我还是觉得有必要拓宽一下设定,以便更好的展示一 直以来许诺的三种人妻的不同风情:淑女,轻熟与熟女。比如说,假设三人同样 的被二伯狎玩,W母亲/ 小曼大概会百般不配合,推拒,但同时却淫水淋淋,被 二伯玩儿弄多年的私处的肥美也是另外二美所不具备的;而影的含蓄多半让她一 言不发,逆来顺受,只是这样的慢热总会带来后面高潮时的排山倒海;小如则会 咯咯笑着,也许还会主动勾引,以自己的傲人身材不断的骚弄二伯。三人,特别 是影,要有所突破,能够更淫,比如接受口交,多P,还是需要契(jiao) 机(suo)的,本节瑗瑗应该算是这样一个契机吧。另外,新引入的男配也不 会让人失望的。
 
  过度期间,肉少莫怪。
 
                正文
 
  与妻返回美国的家中已经两周了,回想这次回国的种种经历,仍觉得似一场 梦。
 
  人说美国生活是「好山好水好寂寞」,的确,美国地广人稀,不像国内到哪 儿都是人满为患,热闹得很。我们的生活逐步回复到正轨:我朝九晚五的上班、 做项目;妻每周六的下午去中文学校给孩子们上课。平时我们夫妻妇唱夫随,琴 瑟和谐。
 
  「老公,下月三号中秋节嗳!」影嚷嚷着。
 
  「是吗?老公带你去吃大餐庆祝?」我语带询问。
 
  「嘻嘻,咱们那天不出去吃,也不用在家做饭。中文学校要搞一个晚会,节 目开始前有可口的自助晚餐哦!」妻的眼眉含满了笑意。
 
  「不去了吧?上一次你们学校搞那个春节联欢晚会的时候,东西难吃死了!」 
  「去嘛,老公!这次是瑗瑗家赞助的自助餐哦,是hunanmanner 的大厨做的,一定好吃的。再说,……再说人家还要表演节目的!」瑗瑗是妻结 识的朋友,瑗瑗的儿子除了在中文学校上课跟着老婆学古筝,每周二五晚上还要 来我家各学习一个钟头。小伙名叫丹尼,长得白净腼腆,才十一二岁。每次都是 他妈妈接送,时间长了影和瑗瑗早成了闺蜜。据妻讲,瑗瑗老公很有钱,她本人 是全职家庭主妇,她们母子移民似乎主要就是为了儿子能在美国上学。我有时会 碰见瑗瑗来接儿子。第一次见到瑗瑗的时候我还以为认错了人。因为她长得跟一 个以前红过一阵的歌星很像!后来跟妻说起,妻只说,不是像,瑗瑗就是那个歌 星,她也认出来了,但是这事别当面问,谁都有自己的秘密。
 
  「哦,宝贝儿你终于肯上台表演了!嘿,那我饿着肚子也要去给老婆捧场呀!」 
  「就你嘴甜!哪,把这樱桃吃完!」妻知道我最喜欢吃的水果就是樱桃。她 买来亲自洗净,盛在盘里,又检出一颗颗又大又红的放进另一个干净的碗碟,推 到我面前。樱桃不像其他水果,如苹果梨子那样或沙或脆,也不像香蕉那样绵软, 樱桃果肉吃起来给人以极亲切细腻的肉感,就如吻着少女的唇,或者如吮着美女 的香舌。
 
  望着妻专注的为我挑拣樱桃,一边还仔细的擦去上面沾着的一些水渍,我的 心也柔软起来。
 
  我起身走到妻的身后,一手托起妻的下巴,吻上了妻的唇。
 
  「唔……嗯……」妻推开我,「大白天的,你怎么又要流氓了!好好坐着说 话!」
 
  我试图掀起妻的裙角,被妻一手打落。继而,我双手捂住了妻的胸脯,「好 影儿,让我疼疼你嘛,你摸,我这里都硬起来了,好难受的!」
 
  「坏浩子!人家不想啊!」
 
  「二伯弄你,你咋不说不想嘞。」我凑近妻的耳边小声说,顺势轻咬住妻的 耳垂,舌头舔吻着妻的耳后。
 
  「啊……」妻呼出了一口气。
 
  「他有亲你这里吗?」
 
  「有,哦……」
 
  「这里呢?」我手抚着妻的唇。
 
  「没!」妻很肯定。
 
  「为什么不?」
 
  「这里是阿浩专有的。」妻开始迷离起来。
 
  「这里才是我专有!」我指着妻的心口。
 
  「可我就不想让他亲嘛!」妻说。
 
  「为什么?」我追问。
 
  「没亲过,人家心里就还感觉是干净的,至少有一个地方是为你保有贞操的。」 妻羞红了脸。
 
  我惊讶于妻怪怪的想法:娇羞保守的妻全身上下都被二伯那个粗货玩儿弄过 了,却拼死保留一个从未亲过的嘴。我不禁为妻对我的深情所感动。有人说男人 为性而爱,女人为爱而性;男人可以做到性与爱分离,女人则不能。如果这句话 是对的,我曾一度怀疑妻与W和二伯的欢好是对我的背叛,至少是一时的背叛! 可听了妻关于为我保有亲嘴特权的想法,我明了了妻是通过这个符号化的保留, 在思想上做到了灵欲分离!我噙住了妻娇艳的唇,深深的吻,我俩的舌灵动的交 谈,舌与唇传来的是如樱桃般的触感,肉- 肉- 肉!
 
  ……
 
  「是不是没有二伯肏的你爽?」卧室,床上。我将娇妻压在身下,用力耸动 着屁股说。
 
  「……啊……」妻只回应以压抑低沉的呻吟。
 
  「二伯的大屌好粗的,撑的你的屄好满,宝贝儿,你里面的水比以前多了呢!」 内心充满对妻的爱,龟头随着快速的抽传来酥骨的温热,而脑海中浮现的是妻白 美的身子被二伯揉弄,抽插:妻时而娇吟声中撅起屁股被二伯的大屌粗暴插入, 时而哭泣着被二伯有力的粗手将身体对折,露出肥腻娇艳的蜜屄让二伯大舌舔舐, 大龟磨蹭、挤入。
 
  「别说……」妻喘息着。
 
  「我还要看他肏进去!」说着,我打开了卧室里的电视屏幕,上面播放的正 是那晚我将妻送去二伯房内的录影,小如前几天从N州寄来的。第一次与妻一起 看的时候,妻很别扭,之后的几天才慢慢放开,这录像成了我们做爱的催情剂。 
  我将录像暂停定格在妻撅起屁股,而二伯的大龟头刚刚进入一半的镜头。然 后拂过妻那遮住脸的秀发,「宝贝儿,我要你看着。」
 
  画面上,二伯的龟头紫黑铮亮,如鸡卵般巨大,像是要涨破了般充满了力量, 刺进了妻的屄口,妻的屄唇儿后缘紧紧含住二伯的龟头冠部,但棍身下部的两片 阴唇儿却无奈的被棍身分开,露出内里猩红色的嫩肉,极尽娇媚。同时妻跪趴的 姿势显得屄裂是那么的细长,销魂的缝儿惹人怜爱。
 
  「啊,羞死人了!变态啊你。」妻瞄了一眼,埋怨道,接着却又舒服的呻吟 了一下,因为我的阴茎霎时变的粗硬,并且狠狠的捣了一下妻的蜜屄。
 
  我按住妻的后背,边拍打妻硕大的屁股边全力冲刺起来。
 
  「啊——,二伯肏了你!宝贝儿,二伯把你的屄肏熟了,里面好美,老公爱 死你了!」
 
  蓦地,妻的蜜壶有大股的蜜汁淋在我的阳具,「啊,变态老公,不要啊!… …」
 
  ……
 
  高潮过后,妻脸贴我的胸前,幽幽的道:「浩,我们这样不好吧?我还是感 觉怕怕的。会不会是我们太坏太……堕落了?」
 
  我稍微侧身,搂住了妻:「别瞎想。」
 
  妻的头从我胸膛上抬起,看着我的眼睛,「浩,我们生个baby吧!然后 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让我想想。」我沉吟着。
 
  妻起身边往卫生间走边说:「赶紧决定哦,趁我没改主意。」
 
  桌上传来手机震动的声音,是妻有电话打来。我拿起手机一看是扬州来电。 
  「喂,哦,是妈啊。嗯,影在洗澡。」
 
  「阿浩啊,你说你们这都一年多没回国了,你爸成天念叨,回头你让关关 (妻的小名)往家打个电话。对了,你们近里不回吗?」
 
  我脑袋嗡的一下,妻上次回国没有回家?!那她除了我偷看到她跟二伯在一 起的那天,剩余的六七天在哪里?一直在二伯的山庄里吗?不太可能啊,那样的 话,W总得跟我说一声吧。
 
  卫生间淋浴的水声停了,我赶忙把妻的手机放回。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妈让你给爸打电话。」我对妻说。妻舒服的躺在床上,我的手随意的搭在 她的腰际。
 
  「嗯……」妻已沉沉睡去。
 
  想着妻有可能在山庄待了足足一周,而且是瞒着我!又想到她这些天除了吃 饭睡觉是不是所有的时间都在被二伯肏弄?这具躯体,属于我的美妙肉体被霸占 了一周!?我失眠了。
 
  万里之遥的太平洋彼岸,W二伯的山庄,今天不对外开放,餐厅和楼堂内外 挂起了横幅,「热烈欢迎省政府领导莅临指导工作!」
 
  大宴会厅内高朋满座,觥筹交错。主宾刘秘书长,而主位相陪的正是市警察 局长,正法委书记裴天勇。其余市、区领导也来了一些,慢慢的一桌。马乡长和 二伯在下首给各位领导敬酒、布菜。席上,刘秘谈性甚浓。席上诸位很快就发现, 这刘秘是有真才实学的,而且胜在不骄不矫,毫无狂态,也不像一些大干部那样 官态十足。相反,大家都喜欢听他谈话,希望他能跟自己多说两句。刘秘的谈话 技巧则极为娴熟,人人都不感觉被冷落,人人都感觉如沐春风。
 
  同一时间,山庄某处。
 
  「学校,山庄都参观完了,我送您回家吧。」W说。
 
  「事关你二伯山庄的前途,这批人咱们怠慢不得。总得善始善终。你先回吧。」 曼姨说到。
 
  「妈!我觉得咱们还是走吧。我看他们不怀好意,特别是那个花乡长和裴局。 上次不就是他们欺负你了吗?!这次……」
 
  「W同学!你是这样跟你妈妈说话的吗?!我在你心里是坏妈妈对不对?!」 曼姨眼中噙着泪,泫然欲滴,抿着嘴,戚戚的望着W。
 
  W一时没注意说露了嘴,竟然提起上次马乡长和裴天勇合谋骗奸母亲的事来。 他知道,这次伤了母亲,赶紧道歉,也不再坚持带妈妈离开。
 
  「你先回去吧。我是你妈,我要做什么还不用向你报备!」母亲寒了脸色说 到。
 
  山庄豪华套房分内外两间。外间的面积和摆设不亚于一间豪华办公室,实木 椭圆办公桌,大班椅,甚至还有文房四宝。此刻,刘秘正摊开了纸张,手里则不 紧不慢的磨着墨。
 
  门开,曼姨走了进来。
 
  「哦,小曼,你来了。坐。」刘秘微笑着说,一边打量了曼姨一眼:这会儿 小曼已经换下了职业装,代之以一身裁剪得体的旗袍,胸、腰、臀的曲线格外玲 珑诱人 .
 
  「马乡长和你二哥太热情了,我很高兴。没有什么可以回馈的,也就会写几 个大字,正好他们也请我给山庄题字。小裴说你家学渊源,书法也是极好的,不 如我们一起写。」刘秘满含期待的目光。
 
  W母亲略微犹豫一下,毅然点头答应。
 
  W母亲专注的看着,只见刘秘取笔在手,身形变的如松如岳,加上他此刻下 身穿着宽松的亚麻裤,上身是银丝盘口唐装,隐然竟有一种书法大师的气度。 
  下一刻,刘秘饱蘸浓墨,写下了一个「山」字,观赏片刻,微微颔首,将笔 递给了W母亲,小曼。
 
  W母亲取笔,屏息凝神片刻,举轻若重但又一气呵成的写下「水」字。
 
  接着,二人交替着写完「山水风情」四字,由刘秘落题款、用印。
 
  「这个山字写的好,力透纸背,当得是不动如山。」小曼许久不曾这么畅快 的展示自己的书法,两人合作完成这幅字,让她很有成就感,早已忘了自己是为 什么而来,心情瞬间变的明快起来,用银铃般的声音评价道。
 
  「我看还是水字更好。灵动,灵气,灵韵,果然是女人如水,青山秀水啊!」 刘秘嘴角带笑,说出的话如煦暖的阳光。
 
  「风字更是风流天成才是!」
 
  「呵呵,我们就不要互相吹嘘了。对了,既然是两人完成的,小曼,你也题 上你的名字吧。」
 
  「我?不必了吧。」曼姨不好意思的道。
 
  「要的,要的。」刘秘说着,将一支细细的毛笔递到曼姨的手心里,又手握 着曼姨的手。
 
  「落款写骆小曼吗?」刘秘站在曼姨身后,右手握住了曼姨握着笔的手,轻 声的问到。
 
  「不,写我的闺名好了。」此刻,刘秘站在曼姨的身后,左手似有似无的抚 着她挺翘的臀,暧昧之极。曼姨脸上发热,身体僵硬,小声的说:「尘尘,我的 小名叫尘尘,我父母家人都这样叫我。」
 
  写完,掷笔。刘秘双手扶住了曼姨的细腰。嘴则搁在曼姨的耳后,细细的嗅 着。突然,曼姨回身推开了他。
 
  「对不起,小曼,你太美了。我没忍住。」刘秘赶紧道歉,「那什么,我要 休息了,你要回去了吗?」
 
  曼姨想起马乡长与裴局对她说的一定要伺候好刘秘的话,心里万般矛盾,欲 言又止。
 
  「你不用担心。回去吧。明早见。以后有事只管找我。」刘秘已经平复了心 情,恢复了自信,柔声对曼姨说道。
 
  曼姨点头,面带歉意的离去。
 
  刘秘独自坐着回味着小曼的神态,体态,甚至那温存一刻的体香都让他激动 不已。「她与别的女人不一样。让我有种初恋的感觉。我会爱上她了?!不可以 啊,太危险。」
 
  本文暗表,刘秘作为大秘,既不是那种事无巨细为领导,也就是K总安排一 切的秘书,也不是做政策解读和研究的笔杆子,或者说不单纯是笔杆子。他所学 颇为庞杂,总的来说,可说是屠龙术,即帝王心术,这种人以往是要辅佐雄主, 为帝王师的。跟随K总近10年,随着K总上调中央,直至K总不听自己的劝告, 一心接下老人家安排的9常之一的坐席,他知道K总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言不听, 计不从,刘秘最终决定求去,到地方上低调任职。他人既聪明,为人处事也圆滑, 也积累了一些人脉,按说是不愁能站稳脚跟的。当然了他也有弱点,那就是好色, 但与那些官场色棍不同的是,他好色而多情、专情。一直以来,他都保有数个情 妇,不管是现在还跟他好着的,还是已经关系变淡的,没有一个说他不好,更别 提有被冷落的情妇去纪委告状了。
 
  次日夜,天乙号卧房内。一黑一白两具躯体缠绵不已,室内热气氤氲。
 
  「以后决不许你安排我陪人了。」W母亲的声音。
 
  「这回是裴局拿出俺以前的一些案底威胁。俺也是不得已啊。」
 
  「小W好像知道些端倪。」
 
  「什么端倪?你被那几个当官的肏过的事?」二伯气喘着,身下死力捅了一 下W母亲的美肉穴。
 
  「嗯~ ,死人,轻点!不许说。」
 
  「不用怕。W知道了只会喜欢。他喜欢看我肏你!说不定也喜欢别的人肏你 呢?」
 
  「变态!啊~ ,轻点。」母亲呻吟着。
 
  「要说变态,小W也是呢。他跟那个阿浩怎么认识的你之大都不?他肏了人 家老婆。」
 
  「小影?」
 
  「是啊,阿浩也是个淫妻犯,喜欢看自个儿老婆被干。他跟咱们W可是好兄 弟了。你忘了W爱看俺干小如?所以俺也干了影。」
 
  「你个淫棍!」
 
  「影跟你可像了。肉逼里也这么美。」
 
  「不要说了!啊……」W母亲的肉唇儿哆嗦着,肉缝里流出更多的水来。 
  「W这病的可不轻呢。得治。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办法最好使。行不?」二伯 说着,抽插的动作却一刻也不停。
 
  「嗯,不可以!」W母亲撅起的屁股更高了,趴着的身子,臻首轻轻扬起, 呼出了一口气,微不可闻的说:「快一点,要来了!」
 
  「要不要给W治病!」
 
  「要的。啊,——快,要到了……」
 
  「你答应了?答应让他干你?」二伯低声吼着,身下耸动的更迅速了。
 
  「啊……」W母亲只回应以柔媚的呻吟。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